家庭档案:让记忆穿越时光 给生活留下足迹

周天师平特一肖大公开

2017-12-09

家庭档案:让记忆穿越时光 给生活留下足迹

中国政府是否要求中国农业银行关闭有关账号?是缅甸方面要求中方这么做的吗?华春莹称不掌握具体情况我。

家庭档案:让记忆穿越时光 给生活留下足迹

6月9日是世界档案日,今年的主题是档案在你身边。

我们在南京、苏州等地,精心选择了几个典型的家庭档案样本,从多个角度记录原汁原味的家庭生活,体味中国家庭乃至中国社会的人文变迁。一个家族的百年影像苏州十梓街九如巷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,94岁老人张寰和整理千余张家庭成员照片,建立了一套别具特色的家庭影像档案。

主角就是开明教育家张冀牖的子女,大名鼎鼎的合肥四姐妹张元和、张允和、张兆和、张充和,以及六个儿子张宗和、张寅和、张定和、张宇和、张寰和、张宁和,而张寰和就是这十兄妹中的小五弟,也就是沈从文笔下时不时出现的小五哥。

走进张老的书房,一眼就能看见13册《张寰和家庭部分》档案册。

第一页的索引和里面贴在照片下方的小纸条上,清晰记录了每张照片的拍摄者、题名、内容、日期等。这13本家庭档案里一共保存了1352张照片,我们家十兄妹在这些照片里都能找到。这13册家庭照片,最早的拍摄于上世纪一二十年代,记录了张氏家族历经五代、跨越世纪的发展变化、悲欢离合。这位是兆姐,旁边的就是沈二哥。张寰和指着一张拍摄于1935年沈从文与张兆和的合影,讲起了沈从文初次到张家的故事,30年代初期沈二哥第一次到我家来看兆姐,当时兆姐去图书馆了,二姐叫沈从文进来坐,他不坐,回到北局的旅馆。三姐回来后,二姐让三姐去叫他,就说叫他到家里来玩,说我家有很多小弟弟。来了之后,沈从文就给我们讲故事。我从每月2元的零用钱中拿出部分来买瓶汽水,沈二哥很感动,当下许诺:我写些故事给你读。他回去之后也没跟我讲,就在小说后面写了为张家小五哥作,《月下小景》里有好几篇,有些讲的是佛经故事,当时我也看不懂,沈二哥说,你将来会看懂的。家庭档案不仅给张氏家族后人留下了查考、了解家族情况的文本,也给很多研究者提供了重要线索。以前的照片比这要多很多,可惜的是很珍贵的一部分在文革中被毁;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有人要开展览,把原照片借去,就再也没还回来。张寰和很惋惜,如果早点有做家庭档案的意识,很多原始照片我们肯定会保存下来,保存的资料照片肯定会更加丰富。不久前意外发现的一张生母陆英带着大姐元和、二姐允和在扬州外婆家拍摄的照片让张老十分欣喜。他拿出最近一期张家家庭刊物《水》,指着一张照片说,照片里是冬荣园,过去都不知道有这张照片,后来扬州的亲戚把这张照片拿给我,我生母陆英的照片不多,所以这张新发现的照片特别珍贵。张氏家族家庭刊物《水》是中国最早的家庭刊物,上世纪20年代,张家兄弟姐妹们在苏州九如巷家中合办家庭刊物《水》,发表自己的作品,后来在离散中停刊。1996年又在北京复刊,先后在北京、苏州编辑,随张家后人流向大江南北,直至大洋彼岸、世界各地。

复刊后,张寰和老人亲自编辑13期到33期,到2010年,从复刊算起已经办了33期,那年之后就转交给沈从文和兆姐的长子沈龙朱继续编辑这个刊物了。

家庭档案是家史,亦是国史。

在张家档案中,乐益女中是经常出现的场景。

有一张拍摄于1947年乐益女中晴余操场的照片,下面注明文思大嫂、元姐、宇兄、充姐、妈妈和大哥,背景则是两座低矮的平房。

解放后至1956年担任乐益女中校长的张寰和端详着照片说,乐益女中由父亲张冀牖创办于1921年,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乐益女中停办,抗战期间,乐益女中所在地曾被日本人占据,破旧不堪,直到1946年,乐益女中才恢复办校,这张照片就是乐益女中复校第二年拍摄的。

张寰和回忆说,1925年五卅运动,乐益女中学生支持上海工人大罢工,搭台表演为大罢工募捐,还坐火车去无锡募捐。

乐益女中搭台演戏三天,马连良、于伶从上海赶来参加演出,元和大姐、允和二姐、兆和三姐、宗和大哥、寅和二哥、定和三哥参加演出了《昭君出塞》、《风尘三侠》、《空城计》等戏。

当时在苏州,女学生演戏是件破天荒的大事,轰动一时,三天演出,场场爆满。

演出的全部支出由父亲负担。

苏州募捐6000多元,乐益女中募捐最多。

两个家庭的小账本。